40年來黨的宗教理論創新的主要成果

2019-03-04 10:13:39 中國民族報   蒲長春

1.jpgOIn中國藏族網通

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宗教工作創新推進,走出了一條中國特色處理宗教問題的正確道路。宗教政策、宗教理論、宗教工作實現了良性互動。黨的宗教理論可以從宗教和宗教工作兩個方面來概括,前者側重客體角度,后者側重主體角度。OIn中國藏族網通

從宗教方面看,主要有五個基本觀點OIn中國藏族網通

一是宗教歷史現象論。這一觀點是1982年中共中央印發的《關于我國社會主義時期宗教問題的基本觀點和基本政策》提出的。文件指出,宗教是人類社會發展到一定階段的歷史現象,并進一步指出宗教信仰宗教感情,以及同這種信仰和感情相適應的宗教儀式和宗教組織,都是社會的、歷史的產物。這一理論觀點有重要的實踐意義。首先,應對了單向的宗教政治論。宗教具有政治屬性,是一種意識形態,但不能僅僅將其理解為一種政治意識形態。宗教還是一種文化,涵括人類的文明成分。其次,也應對了單向的宗教文化論。如果僅僅將宗教的內涵局限于其文化性,認識不到宗教的意識形態屬性,也容易在宗教工作中走偏。第三,應對了單一的宗教思想論。即僅將宗教看成為一種觀念形態,認識不到宗教是一個虛實結合的立體形態。宗教的群眾性尤其關鍵,只有看到信教群眾,才能完整認識宗教。OIn中國藏族網通

二是宗教長期存在論。宗教的長期性列于上世紀50年代黨提出的“宗教五性”之首。這一理論在改革開放時期不斷深化拓展。1982年中共中央印發的《關于我國社會主義時期宗教問題的基本觀點和基本政策》提出,在人類歷史上,宗教終究是要消亡的,但是只有經過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長期發展,在一切客觀條件具備的時候,才會自然消亡。2000年全國統戰工作會議指出,宗教走向最終消亡也必然是一個漫長的歷史過程,可能比階級和國家的消亡還要久遠。這一理論看似至簡,實則至要。宗教長期存在論,包含著宗教消亡的必然性和宗教存在的長期性兩方面內涵。這一觀點應對了宗教短命論和宗教階段論。如果持宗教短命論,容易犯急躁的毛病,在工作中以打壓宗教來促進其消滅為主要目標;如果持宗教階段論,容易陷入線性的認知,認為宗教是某一特定條件的產物,并因此制定超越歷史階段的目標。盡管某一宗教可能在歷史上已消亡,但是作為整體的宗教,還遠遠未到消亡的時候。只有清醒地認識到這一點,才能客觀和理性地看待宗教。OIn中國藏族網通

三是宗教多重根源論。宗教為什么存在,為什么發展,又為什么消亡?其根源何在?黨的宗教理論不斷認識深化。1982年中共中央印發的《關于我國社會主義時期宗教問題的基本觀點和基本政策》指出,宗教的存在應該從思想意識、生產力水平、科學文化發展、階級關系等角度去考慮。2001年全國宗教工作會議明確提出了宗教存在的自然根源、社會根源和認識根源。2006年的全國統戰工作會議指出了宗教的歷史根源、社會根源和心理根源。宗教多重根源論的提出,一定程度糾正了宗教根源的單一論。如果只看到宗教存在的自然根源,必然認為科學技術發展了,宗教必然消亡;如果只看到宗教存在的社會根源,必然認為階級矛盾不存在了,宗教必然消亡;如果只看到宗教存在的認識根源,必然認為教育水平發展了,宗教必然消亡。而實質上,宗教的存在是一個多線程、多層級矛盾動態疊加的合力結果。看不到或看不全這一點,就無法認識宗教存在的具體樣態和具體性質,無法理解宗教的復雜性特征。OIn中國藏族網通

四是宗教價值兩重論。宗教價值問題主要是宗教的社會作用問題。中國共產黨認為宗教的社會作用具有兩重性。2001年全國宗教工作會議明確提出,在我國,宗教的社會作用仍然具有兩重性,既有積極的一面,也有消極的一面。2016年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也明確指出,必須堅持用馬克思主義立場、觀點、方法認識和對待宗教。認識到宗教價值的兩重性,也是一個歷史的過程。新中國成立初期,由于宗教領域客觀存在的帝國主義勢力和封建剝削制度,其社會作用一度主要是負面的。隨著宗教工作的深入,宗教領域的問題不斷得到解決,尤其改革開放以來,宗教的性質和價值有了重大轉變,宗教的積極性不斷加強并成為主導。但宗教價值的兩重性觀點仍應深刻領會,不能只見其利,出現推動宗教熱的現象;也不能只見其弊,出現行政手段促進其消亡的現象。談積極性,要考慮到可能發展的消極性;談消極性,要考慮到可能轉變的積極性。執其兩端,方能用其中。OIn中國藏族網通

五是宗教關系和諧論。2006年全國統戰工作會議上,胡錦濤同志首次將“宗教關系”提升為影響黨和國家工作全局的五大關系(政黨關系、民族關系、宗教關系、階層關系、海內外同胞關系)之一。習近平總書記在2016年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提出,要構建積極健康的宗教關系。并指出,在我國,宗教關系包括黨和政府與宗教、社會與宗教、國內不同宗教、我國宗教與外國宗教、信教群眾與不信教群眾的關系。促進宗教關系和諧,這些關系都要處理好。宗教關系和諧既是一種價值追求,也是一種歷史描述。貴和、和合、包容、大一統的理念是中國文化的傳統和精髓。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的根源之一是文化上的兼容并蓄。這一傳統奠定了中國宗教關系的基本歷史屬性。五對關系中,最核心最重要的是黨和政府與宗教的關系,即政教關系。中國的政教關系和西方的政教關系在傳統上有重大差異。中國歷史上沒有出現過全局性的政教合一的制度,也沒有過全局性的政教對抗現象,政教關系的主導方一直以來都是國家。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處理好宗教關系,有兩個“必須”:一是必須牢牢把握堅持黨的領導,二是必須堅持政教分離。這既是黨的宗教理論的創新,也是歷史經驗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OIn中國藏族網通

從宗教工作方面看,可概括為五個重要觀點OIn中國藏族網通

一是宗教工作重要定位論。中國共產黨在革命時期就對宗教工作非常重視。改革開放以來,宗教工作的重視程度不斷加強,對宗教工作的意義認識不斷深化。2007年胡錦濤同志在中央政治局第二次集體學習時指出了宗教工作重要性的“四個關系”,即關系黨和國家工作全局、關系社會和諧穩定、關系全面建設小康社會進程、關系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發展。2016年,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特別指出,宗教工作在黨和國家工作全局中具有特殊重要性。重點講到“三個關系”,即關系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發展,關系黨同人民群眾的血肉聯系,關系社會和諧、民族團結,關系國家安全和祖國統一。黨對宗教工作的定位更加清晰,更加準確,更加全面。正是因為宗教工作具有全局影響力,所以,宗教工作不僅僅是民族宗教統戰部門的事情,也不僅僅是民族地區或者信教群眾的事情。當今世界,帶有民族宗教因素的不穩定因素不斷凸顯,境外滲透壓力不斷加劇,應從國家安全觀角度來全方位考慮宗教工作。宗教工作是全局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深刻影響全局工作。OIn中國藏族網通

二是宗教工作群眾本質論。中國五大宗教齊全,民間信仰形式多樣,信教群眾近兩億。信教人口的絕對數量很大,宗教的群眾性、民族性特征明顯。2015年5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統戰工作會議上明確提出,宗教工作本質上是群眾工作。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共產黨根據社會矛盾的性質和社會發展階段的特征以及宗教領域的變化認為,宗教界和信教群眾是社會主義事業的建設者,是依靠力量、推動力量,而不是異己力量、敵對力量。這一理論觀點充分說明了宗教工作的重點是做群眾工作,宗教工作的方式應該用做群眾工作的方式,宗教工作的價值追求應該是想群眾之所想、急群眾之所急,最大限度地把信教和不信教的群眾團結起來,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奮斗。要認識到維護社會穩定、維護祖國統一和維護人民利益是統一的,處理好當下和長遠、整體和局部的關系;要從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角度來統籌謀劃宗教工作,將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作為工作的長遠目標。OIn中國藏族網通

三是宗教工作引導方式論。積極引導宗教和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關鍵在“導”。習近平總書記在2016年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強調,做好黨的宗教工作,把黨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針堅持好,關鍵是要在“導”上想得深、看得透、把得準,做到“導”之有方、“導”之有力、“導”之有效,牢牢掌握宗教工作主動權。“導”的理論的提出為宗教工作提供了總的方法論。首先,“導”的主體是黨和政府。引導的主體地位問題要引起高度重視,要加強黨的領導,建立健全宗教工作機制,保障工作力量和必要的工作條件,尤其要打牢夯實基層,發揮縣鄉一級的基層組織作用,解決“不愿管”的問題。其次,“導”的方法是掌握規律。既要掌握宗教規律,也要把握宗教工作規律。充分認識宗教的本質、根源、歷史、價值、關系等基本理論,切實掌握宗教工作的方式方法、價值目標、工作重點等基本原則。真正避免“放”和“收”兩種錯誤傾向,做到實事求是,恰如其分,解決“不會管”的問題。第三,“導”的機制是形成合力。既要發揮各級人民政府的主動性和主導性,也要充分發揮宗教界人士作用。充分認識到宗教問題的綜合性和復雜性,建立多部門協同工作機制,重視用非宗教的方式來解決宗教領域的問題;加強宗教領域的統戰工作,按照政治上靠得住、宗教上有造詣、品德上能服眾、關鍵時起作用的標準培養宗教界代表人士,解決“不敢管”的問題。OIn中國藏族網通

四是宗教工作法治路徑論。依法管理宗教事務,提高宗教工作法治化水平,既是一種政策設計,也是一種理論創新。2016年,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指出,堅持政府依法對涉及國家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的宗教事務進行管理。要提高宗教工作法治化水平,用法律規范政府管理宗教事務的行為,用法律調節涉及宗教的各種社會關系。首先,宗教工作法治路徑論清晰界定了宗教工作的范圍是“宗教事務”,即宗教領域涉及國家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的事務。這一界定的實質是明確了政教分離的原則,即1982年中共中央印發的《關于我國社會主義時期宗教問題的基本觀點和基本政策》的基本精神:社會主義的國家政權絕不能被用來推行某種宗教,也絕不能被用來禁止某種宗教;絕不允許宗教干預國家行政、干預司法、干預學校教育和社會公共教育。前者規范公權力,后者規范私權利。其次,宗教工作法治路徑論針對了宗教工作的人治現象。人治有法,但人高于法;法治也有人,但法高于人。人治的模式是一種自上而下的統治,法治的模式是一種平等合作的協商,強調了共識性的規則和程序。2015年習近平總書記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干部學習貫徹十八屆四中全會精神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專題研討班上明確指出,每個黨政組織、每個領導干部必須服從和遵守憲法法律,不能把黨的領導作為個人以言代法、以權壓法、徇私枉法的擋箭牌。同時也強調,各級領導干部的信念、決心、行動,對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各級領導干部在推進依法治國方面肩負著重要責任,全面依法治國必須抓住領導干部這個“關鍵少數”。充分說明了法的權威性和人的能動性之間的辯證關系。第三,法治并不排斥政策。政策治理的方式對于中國差異性的宗教問題具有特殊的必要性。政策設計能夠兼顧不同的歷史背景、現實處境和特殊區情,有利于實事求是,因地制宜,保障了制度的適度彈性。2014年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政法工作會議上指出,要正確處理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的關系。我們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都是人民根本意志的反映,在本質上是一致的。要自覺維護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的權威性,確保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得到統一正確實施。OIn中國藏族網通

五是宗教工作中國化重點論。在2015年中央統戰工作會議、2016年全國宗教工作會議和2017年黨的十九大上,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堅持我國宗教的中國化方向。他指出,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一個重要的任務就是支持我國宗教堅持中國化方向。要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來引領和教育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眾,弘揚中華民族優良傳統,用團結進步、和平寬容等觀念引導廣大信教群眾,支持各宗教在保持基本信仰、核心教義、禮儀制度的同時,深入挖掘教義教規中有利于社會和諧、時代進步、健康文明的內容,對教規教義作出符合當代中國發展進步要求、符合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闡釋。宗教中國化理論的內涵十分豐富。首先,為什么要“化”。提出堅持我國宗教的中國化方向有其鮮明的現實針對性。一是針對了宗教領域的“去中國化”“逆中國化”“反本土化”現象,這一現象的背后既有經濟動因,也有極端主義思想的滲透問題。二是針對了宗教“商業化”現象,宗教“商業化”現象是資本逐利性、錯誤政績觀以及宗教界自身的素養問題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所致。三是針對了宗教滲透問題。境外敵對勢力利用宗教通過各種渠道和各種方式對我進行滲透,直接威脅我意識形態安全、社會穩定和國家統一。其次,“化”什么。所謂“化”,并非“消化”,而是“孕化”“教化”和“度化”。就是說,“化”實質上是一種揚棄。化掉的是不適應時代、不適應社會、不適應國家的糟粕,提升的是符合時代要求、促進社會和諧、助力國家發展的精華。“化”不是要消滅宗教,而是要提升宗教。“化”也并非僅僅針對外來宗教,同時也包括本土宗教。第三,拿什么來“化”。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了兩個重要的思想和精神資源,一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二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二者內在貫通。由此,要挖掘、提煉中華傳統文化的精華,要進一步深入研究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建構文化主體性。同時,找到與宗教的對接點。第四,如何“化”。“化”是一個動態的過程,而不是一蹴而就的結果,是潤物無聲的潛移默化,而不是大開大合的政治運動;“化”是一種協商,應發揮多主體的作用,尊重宗教界的意愿和訴求,宗教的教義教規的闡釋要以宗教界為主體,不能“越俎代庖”;“化”同時也要有變革的決心,應有脫離“舒適區”的思想準備,發揮主動性,加強自身思想建設,改革不適應社會主義的宗教制度和教條,增強文化包容性,努力將宗教教義同中華文化相融合。OIn中國藏族網通

以上兩個方面十個觀點是改革開放40年來黨的宗教理論的主體內容和重大創新。這些理論觀點始終堅持了歷史唯物主義的世界觀,始終堅持了唯物主義的辯證法,始終堅持了人民中心的價值觀,是中國共產黨認識和處理宗教問題的基石、方法和指南。OIn中國藏族網通

(作者系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民族和宗教教研室副主任、教授、中國統一戰線理論研究會民族宗教理論甘肅研究基地研究員。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項目“‘一帶一路’背景下的中國特色宗教理論建構與政策應對研究”<項目號16BZJ001>的階段性成果)OIn中國藏族網通

《中國民族報》(2018年12月14日 06版)OIn中國藏族網通

編輯:仁增才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