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祝縣發現唯一的藏族《格薩爾》說唱者

2019-05-10 10:22:03 天祝縣廣播電視臺  

了解藏族民間口傳史詩《格薩爾》的人,常常被她神秘的傳承方式和博大精深所震撼。一個偶然的機會,在我縣松山鎮一個藏族原生態村落里,發現了全縣唯一一位藏族《格薩爾》說唱者——阿拉毛當智,在全國《格薩爾》學界引起了廣泛關注。dkC中國藏族網通

距離縣城45公里的松山鎮藏民村,是青藏高原最東端的一個藏族村落,這里生活著80年前從青海化隆地區遷徙而來的180多戶藏族群眾。伴隨著人口的遷徙,又經過當地藏、漢文化的交融,一些優秀的民間民俗文化也得以流傳,并在松山草原大放異彩,《格薩爾》說唱就是其中的一朵奇葩。
藏族牧民阿拉毛當智今年61歲了。從11歲起,他便跟隨父親在草原上放牧,聽父親說唱《格薩爾》,耳濡目染中,《格薩爾》的一曲一調、一詞一句深深地烙印在他的腦海里。dkC中國藏族網通

1.jpgdkC中國藏族網通

《格薩爾》說唱者 阿拉毛當智:“我那時候很小,跟著我的阿爸放羊,羊進圈后沒事干,在煤油燈下講,我就那樣慢慢灌了耳音學會的。”dkC中國藏族網通

一起放羊的“小羊倌”們都知道,整個草原,只有阿拉毛當智聽過《格薩爾》的故事最多,他的記憶力也最好,在小伙伴的“慫恿”下,他便模仿著父親,有板有眼地開始說唱。15歲時,從來沒有接受過文化教育的他,能說唱的《格薩爾》也已達7部之多,時長幾十個小時。dkC中國藏族網通

2.jpgdkC中國藏族網通


女兒阿卓瑪才讓小時候也聽過父親的說唱,在西北民族大學研究院導師的建議下,她將父親說唱的《格薩爾》作為自己畢業論文的研究對象。
dkC中國藏族網通

3.jpgdkC中國藏族網通

女兒  阿卓瑪才讓:“當時在學院里,青海甘南的很多同學都以他們本地流傳的《格薩爾》作為畢業論文,但是在天祝卻從來沒有出現過,所以在我導師的建議下,我就以父親的《格薩爾》做為原本寫了畢業論文。”
2016年,阿拉毛當智對著女兒再一次說唱《格薩爾》,這距離上一次說唱《格薩爾》已經30幾年了。
現場音:【格薩爾】說唱:(格薩爾對馬唱)你是千里良駒,在天界時,你是九重天的得道……
面對女兒,面對唯一的聽眾,再次說唱《格薩爾》,阿拉毛當智顯得有些緊張和局促。神奇的是,在女兒的鼓勵下,時隔多年,他依然可以一字不漏地說唱《格薩爾》的7個部本。阿卓瑪才讓一邊做記錄,一邊用自己掌握的《格薩爾》知識和父親進行交流,畢業論文在父女倆的交流中漸漸成形。
天祝還有《格薩爾》說唱者?這在西北民大《格薩爾》研究院引起了不小的震驚,同時也伴隨著質疑聲。
西北民族大學教授 楊本加:“當時她通過大量的文獻查閱,以及對華銳地區的實地調研,寫了一篇非常優秀的碩士論文。當時她提出了華銳地區的《格薩爾》藝人,這個在我們‘格薩爾’學界都是不太相信的,但是她通過視頻資料、音頻資料以后,當時參加答辯的蘭大的教授專家、西北師大的專家,以及我們西北民族大學的老師們,當時心服口服,大家都認為她的論文寫得非常好,希望她繼續把華銳地區的《格薩爾》做下去,對我們《格薩爾》文化的傳承和發展起到推動作用。”
近年來,隨著廣播、電視的普及,一家人和全村人圍坐一起,聽一位老人說唱《格薩爾》的情景再也不復存在。草原上再動聽的《格薩爾》也隨著信息化的進程塵封在觸手可及的信息和便捷化的娛樂中,《格薩爾》的傳承面臨斷流。dkC中國藏族網通

4.jpgdkC中國藏族網通

《格薩爾》說唱者  阿拉毛當智:“包產到戶后,電視和手機出來后再不唱了,羊倌們圈了羊就回家了,到家里就是看電視玩手機,你講也沒人聽,再沒講過,小一輩的沒人聽。”
“千萬不要忘卻祖先留下的好故事,一定要講給孩子們聽”,每當想起父親的教誨,女兒阿卓瑪才讓常常坐臥不寧,寢食難安。
女兒 阿卓瑪才讓:“很多人問我為什么我不去傳承父親的《格薩爾》,但《格薩爾》的傳承需要機緣,需要神奇的記憶力,我覺得自己沒有那種記憶力,但是我會努力把父親的《格薩爾》整理成文字,把音頻還有視頻錄制下來,保存下來。”
令大家欣慰的是,黨和國家十分重視各民族傳統文化的保護和傳承,搜集、整理、研究《格薩爾》史詩的風氣越來越濃,在西藏和四省藏區、乃至全國、國際范圍內不斷掀起高潮。相信《格薩爾》跌宕起伏的說唱音調,將會重新在松山草原上空回蕩,這一悠久古樸的民族文化能被有效搶救和傳承,繼續流傳和唱響在雪域高原。dkC中國藏族網通

編輯:仁增才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