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三節:宗喀巴大師的主要弟子

2016-12-10 12:38:52 至尊宗喀巴大師傳   法王周加巷著 郭和卿譯

第三節:宗喀巴大師的主要弟子38o中國藏族網通

若分別來說:第一、有清凈懸記的得意第子七人是:仁波且三人、哲俠二師、多敦二師共七人。此中仁波且三人是:賈曹仁波且?達瑪仁欽、杜真仁波且?扎巴堅贊、克珠仁波且?格勒伯哇等三人;哲、俠二師是:絳孜法王朗喀伯及夏孜法王仁欽堅贊二人;多敦兩師是:多敦?絳伯嘉措及多敦?朗喀學惹二人;其中有清凈懸記的情況:是說有可靠的獲得密宗加行道的證達的懸記。不僅如此,在前文所記宗喀巴大師病情略愈時,至尊文殊懸記說:“今后應修生圓二次第的瑜伽修法,心中即能迅速生起無上密的殊勝證達;而且善緣的七弟子,也能生起道之一種證達。”即是這樣的懸記。以及多敦?絳伯嘉措在夢中,夢見有說是宗喀巴大師之塔,度量圓滿,塔尖直達云際。此塔之前有七塔圍繞。諸空行母說,此與此塔是彼與彼人之塔,七塔都粉飾白色。又有一置塔地位,有說這未粉飾。答說:現在塔還沒有來,不作粉飾,后來再粉飾。此七塔即指上文所說獲得懸記的七大弟子。所說以后再來粉飾的一塔,是指一切智根敦珠,那時,還未來到大師的近前。并且后來大師親臨溫?扎喜多喀那里,扎喜也就成為大師的首要弟子。他是有明顯征象的。如是獲得懸記的得意弟子,也可以計為八人。
又有一計法:宗喀巴大師傳授密集灌頂的弟子,有克珠杰格勒伯桑、多敦?嘉伯嘉措、上座桑迥哇、喇嘛準多哇、索察?云敦伯、多敦?絳生哇、妥哇?朗喀桑波等七人。這些人都是符合灌頂法器的有緣者,也確是獲得本尊的懸記者。想來有清凈懸記的大弟子七人,這兩起都是可以算作的。
 第二,大師離世務專修時,熊舍此世心的八弟子,即上文所說的清凈侍徒八人。
第三,為大師作侍病服役的大弟子七人是:賈曹杰和克珠杰二人、哲、俠二人、法王釋迦耶協、協業勒桑、法王宣努嘉卻等七人。其中法王宣努嘉卻系青年僧,因此他只能做行茶送飯等仆役事。
第四,主持寺院振興教政的善巧成就大弟子八人是:賈曹法王、克珠法王、夏魯覺哇?法王勒巴堅贊、絳孜法王洛敦巴、饒覺哇?法王洛追卻迥、壩索?法王卻吉堅贊、法王麥朗伯覺洛追、溫?羅桑尼瑪等八人。此中前七人稱為文殊清凈傳承七人。而且明顯見有本尊的懸記。第八人系有大師的種族和傳法二者關系,是可以算作主要的大弟子的。又有一些人說:上面所說對主寺作振興事業的那些人,由于不肯定是在大師近前真實聽過說法,沒有聽受過法緣,是不能算作大弟子的。但是除絳饒法王扎巴及麥朗伯哇二人外,其余都是在大師近前,真實聽過正法的。尤其是他們能清凈受持主寺教政二者之規,是可以算為大弟子的。這是勒仁?奇麥巴說的。
第五,對文字能記持熟悉的大弟子三人是:扎貢四難論師仁欽伯、雅德哇?索南伯桑、東準?洛追扎巴等三人。所謂“熟悉”之義,是說對于大師所著作的顯密的大小文書著述等,最初的寫本,及大師命抄多份后,一些放置在大師自己的寢室中,一些給各別的大弟子,也依各自的意樂,無疲厭地抄寫。并熟悉許多種文字,而且對于正確語法、界限、書法等極為善妙精通。因此大師對他們(三人)也特別喜悅,傳授他們許多甚深教法。
第六,事業無可爭論的大弟子三人是:大慈法王釋迦耶協、班禪仁波且?根敦珠、杜真法王扎巴伯敦等三人。所謂“無可爭論”的情況:以法王釋迦耶協來說,他給大明皇帝(永樂)君臣等灌項和說法,從而攝受。繼后修建色拉寺(三大寺之一)時,也是大明皇帝作施主,并供賜佛殿中《甘珠爾》印本全部、稀有珍貴的長短懸幡百幅、護法殿中供了許多彩箭等。供于法王的供物中,有用上等緞料制成的稀有珍貴帳幕。供給宗喀巴大師以大銀塔,又供潔凈水晶所制成帳幕等,作出了無量的承事供養。傳說后期中,漢地仍然有法王的弟子傳承,及法流傳承和許多寺廟等。
其次一切智根敦珠創建扎什倫布寺,寺中僧伽由一千人發展到二千人。對于僧眾講說現觀莊嚴論、因明和中觀三者,以及毗奈耶和對法藏等典籍的許多廣略注疏,以及直解和總義等。由詳細講說之門,建立起講說和聽受之規,及清凈的辯論僧院。此外,還講授《噶當寶籍》,及宗喀巴師徒傳和著述等教法,以及修心教導等或在僧眾大會中講,或個別講說,隨所適應而作。而且對于許多大弟子另開講座,傳授密宗的灌頂、經教、導釋等許多教授。尤其是新造有一層樓高的至尊彌勒大像,及《甘珠爾》經典,大小壁畫等許多身、語、意三者之所依。并且在這些佛像、經典前,供盛大的供品。在僧伽大會中,建立起學習教理的僧院及戒律的傳統作風,特別是三事儀軌等。因此,發展出法王仁波且多覺等四位素爾欽、四個扎倉(僧院)和許多小學班。所有上下各方的大人物都衷心敬信,對根敦珠作廣大的贊頌,他的事業是廣大無邊的。
次說仁波且杜真?扎巴伯敦:他親臨從高原的“芒域”及“魯惹”直到低洼處的“雜日”山區之間的許多地方,對于各方的酋長、許多大官許多寺廟的政教共主,許多大法王,許多才智廣博的十難論師等說法。總之,對許多僧俗團體,隨其所適合的教法,廣作傳授和加持。而且在上中下三區,大宏戒律學處及作風,并建立了許多修行僧院和戒律僧院。人們都稱贊說,像杜真?扎巴伯敦這樣的持律大師極為罕見。正確的善巧成就者的美名,遍于諸方。他確是一位于佛教作有極大事業功績的大德。
第七,以修為主的大弟子,有著名的四位多敦及住山修行二師。此中四位多敦是:多敦?絳伯嘉措、多敦?絳生哇、多敦?朗喀學惹、多敦?珠巴伯等四人。住山修行二師是:不下山的索朗仁欽及珠準?達瑪仁欽二人。此中多敦?珠巴伯系勒仁的一位素爾欽大德。這位大德的長久修行情況,以及他是勒仁哇的祖輩中,恩德最大的一位上師的情況等,出自勒仁?奇麥巴的著述中。
第八,博通經典的最勝智者二人是:能徹底講說經義的哲蚌寺絳央法王扎喜伯敦及能說百種經義的法王俠敦伯敦仁波且等二人。此中絳央法王,他能從心中完全說出《大般若經》函合在一起計算的經函一百零六函,又能從心中說出大小經函一百零八函。
第九,上下兩位協饒桑波:此中的上法王協饒桑波,他在阿里三部,尤其是在‘“芒域”和“魯惹”等地,建立許多寺廟,并安立賢善僧伽,直到而今,他的事業傳流,仍然存在。有許多王者大人物都以他為師。次為下法王協饒桑波:在漢藏交界之間,他做有極大的事業,并且建立了甲朗拉卡寺(漢道山口寺)即今著名的呂都寺。僧會也極為盛大,能妥善地主管所有佛像、經典、佛塔等。據說財富受用也極豐盛,熬一次齋僧茶也須放入一背筐的茶葉。
第十,菩薩二人是:菩薩德莫塘哇?洛追堅贊及菩薩卻旺扎巴二人。洛追堅贊在德莫塘地方建寺,并建立清凈僧院。這位大德在門穴中依達玉瑪(羅幔母)修行度過整個一生,心中擁有無礙的通達。次為卻旺扎巴。他在多麥地區,設帳住宿,常時來往其中,侍眾都是些乞丐。在大帳幕中,排列坐次時,正中坐次及其近前,安置乞丐中的人微言輕,弱小無權等憂傷諸乞丐。總之,對于這一切乞丐,他都以衣、食、財物養活他們,作善良的利濟。人眾對他說,這類人太骯臟可厭!而是他對人眾引據經教中的故事,而開示許多說法。對乞丐等仍然是特別重視。
十一,大志雄心(即菩薩精神)者二人是:大菩薩宣努嘉卻及大菩薩袞桑哇二人。宣努嘉卻去到拉堆絳,拉維絳官長袞卻勒巴兄弟將他尊奉為應供處和上師。此師建立昂仁絳欽寺佛殿時,拉堆絳官長作了助緣。又在絳楚一日間成立五百新僧集團,此師作堪布。在寺內著名的大愿法會中,建立法行之規,及戒律僧院和戒學,并建立對于《現觀莊嚴論》、《因明》和《中觀》三者優良的辯論僧院,他作了安排和傳統作法。那時,人們都稱贊他是有大福德、善巧、戒嚴的大德。由于薩迦和格魯兩派無大怨恨,因此在昂仁寺的大愿法會的念誦中,也創立念誦宗喀巴大師所著的《菩提道次第承傳啟請》及《彌勒贊深廣篇》和《初中后吉祥愿》等,法王自己也在僧會中,直到他修法行結尾。他對薩迦、格魯兩派一視同仁的作風,延續了很久的時期。后來廓讓巴來寺以后,昂仁哇發生糾紛,因此那些法行也即中斷。這是奇麥巴所說的。此外,這位大菩薩還著有兩函《噶當道次第》,有名的修心廣論。在前后藏上中下三區,此師的名聲很大,而且他與宗喀巴大師的旨意極為相合。總之,他是一位擁有教政最高權威,成就自他二利的大德。這位大菩薩駐錫日窩甘丹寺時,準備返回上區時,有一天他想到我與如是的上師宗喀巴很難常時見面,這樣的上師是極為難得的。想念師恩后,他辦好供師的許多大小供品,特別是甘丹寺中在僧會中說法時,用的土石和泥制的大曼遮(壇供),他加工改制,妥善地粉刷,然后命一善繪者,以磨制的純金粉泥約百錢涂抹繪制而供獻時,已成為如純金搖制出的曼遮,極為美妙!因此宗喀巴大師心中特別喜悅,說道:“緣起甚善!十難論師(指宣努嘉卻)將在上區成就廣大的自他二利事業。”作了這樣極佳的懸記,后來果如懸記而成功。
 其次是大菩薩袞桑巴:此師在“哲”等地方,有極大的事業,而且一切智根敦珠也頂敬他為師,是一位無可爭議的大德。
十二,扎巴二師是:上區的阿旺扎巴及下區的阿旺扎巴二人。上區的這一大師名卻旺扎巴,而不叫阿旺扎巴。有些書稱作象雄?卻旺扎巴,即是此師。但是象雄人來到阿里的歷史不明。以此似乎是古格?阿旺扎巴。此師在上區,被古格王等人尊為上師,事業極為廣大。在勒仁哇?德勒貢波珠座前,也聽受過法緣。
其次是下區阿旺扎巴,即察柯堪欽?阿旺扎巴。由此師勸請,宗喀巴大師著出《獨勇能怖金剛現觀修法》。在康區,他的事業極大,而且建立了殊勝的五大寺。在這些寺中,建立起顯密講說和聽受之規,及清凈的戒學。有些人說,此師所建的寺廟,較此數(五寺)更多。傳說現在嘉絨區的達昌寺,即建寺的數目,到最后已足,所以立名為“達昌”,意為現在足數。
十三,有法緣大弟子六人是:賈曹仁波且有傳授般若和因明等許多顯教法類及密宗儀軌、時輪和勝樂的生圓二次第為主的法緣;杜真仁波且有傳授戒律講說和傳統做法及閻曼德迦紅、黑兩尊等的法緣;克珠仁波且有傳授時輪本續廣釋等釋續的法緣;克珠協饒生格有傳授密集續釋四家合解及密集和勝樂生圓二次第等法緣;拉堆布扎法王袞卻袞嘎伯大師在雜日山中,從本尊勝樂聽受來的枳布傳規的身曼荼羅四灌頂全圓教授的法緣;熱振的至尊堅贊扎桑有傳授從薩迦派及布頓等傳來的勝樂幟布師傳的身曼荼羅四灌頂及枳布師傳的五次第導釋的法緣。有傳承法緣六人即是這些大德。
 十四,僧伽之主獲得無可爭論成就的大弟子三人是:止貢仁波且?頓珠嘉波、帕竹京俄?索南扎巴、索南堅贊等三人。其中的止貢仁波且:由他勸請宗喀巴大師著作《事師五十頌注釋》,并且有時在大會中所受大師講授許多顯密教法,有時聽受大師講授密宗方便。總之,聽受大師講授許多教法。
同樣京俄?索南扎巴也聽受大師講授許多經教。
至于仁波且?索南堅贊,他在大師近前,聽受了許多灌頂、經教、導釋,特別是聽受了《般若六法甚深導釋》。他自己著作的《六法導釋大樂麗日千光》的首尾,都對宗喀巴大師作有無量的贊頌。又在他的《問答琉璃鬘》中說:對他恩德最大的三師中,其一即是宗喀巴大師。
十五,種姓高貴的善巧成就三師是:俄巴仁波且?仁欽伯桑、勒寧仁波且?仁欽頓珠、勒仁仁波且?德勒貢波珠等三人。俄巴仁波且是俄?卻古多杰的后裔,顯然是其下傳十三代之間,多杰枳布巴向卻噶巴所作懸記中,估計是第十一代的一位善巧成就者。有一些人說:一切智宗喀巴也在俄巴仁波且近前,聽受過許多俄派的法門。
至于勒寧及勒仁二人,在勒仁教法傳承的諸史籍中,有他們的事跡。其中有勒仁?德勒貢波珠謁見宗喀巴大師的情況,以及他建造了一尊與人等高的釋迦金像,胸間安置有宗喀巴的遺體鼻孔中流出的紅白菩提,用綢緞覆蓋金像的情況。德勒貢波珠的自傳中有明顯的記載。這是勒仁巴?奇麥巴所說的。
十六,繼位持教的無可爭論的三位大弟子是:賈曹仁波且、杜真仁波且、克珠仁波且等三位。
十七,僧伽之主獲得悟解的大弟子一人,即著名的僧伽之主,北道主的協敖(僧官),又稱瑪久額巴達波?朗喀伯,或稱瑪季溫波(意為一母之侄)。這位法王學成善巧后,任桑敦寺的堪布。當宗喀巴大師在昂仁仁達哇近前聞法時,瑪季溫波也就在大師座前,聽受許多教法。依于這些因緣,所以在《大師的零散文集》中說:“對瑪季溫波作如是教誨。”顯然大師是對他賜授過教言的。傳稱這位法王對于日窩格魯派的教法,是一位善巧精通的大德。
十八,離世務修得成就的隱者一人:康人扎桑哇。此師今生在泥封門洞中,閉關專修顯密要道,特別是凈修宗喀巴大師所開示的無上密生圓二次第,依此獲得共與不共兩種成就的情況,在奇麥巴所著的《六法》和《密續部論述》中,有明顯的記載。
十九,普遍傳稱的勝智法王二人,即法王仁波且?意桑哲哇及杜真法王阿格旺波。意桑哲哇在前藏有極大的事業,他在一山頂上修建修行凈室住修時,有人問他其地為何名,說是住那地方而修,是有善緣者。因此命其地名叫“善緣頂”。又由于如意而得著這一山頂的善妙住處,又命名為“意善頂”。他的名稱叫法王格桑哲巴(意為善緣頂氏),或稱意桑哲哇(意為意善頂氏);后期的一些書本中,稱作耶桑哲巴,明顯是語音之誤。又有一部分人說他是廓氏的血統,又傳稱為善巧精通的廓譯師。此外,又稱作法王宣努哇、法王絳央仁欽、倫覺絳央仁欽。又由于他面圓而腳部光滑,又稱作堪欽播達哇(圓光氏)。此師在宗喀巴大師近前,研受教法,并以大師為根本上師。他的道情歌中也說:
“皈處摩尼寶,羅桑扎巴師,一心我祈禱!”
次為杜真法王阿格旺波,此師曾在米拉日巴的凈修處拉吉、聶拉木等處住修。在上區他有極大的事業。無等的俠饒絳巴是一著名的獲得成就音,也在此師的近前,聽受過“熱窮巴耳傳導修教授”等。藏寧巴?桑杰堅贊等也尊他為上師。他講說耳傳四字等,大宏教法。關于他是宗喀巴大師的弟子的情況,在他的自傳中說:“我有四位寶貴上師:班欽?卻勒朗嘉、嘉措旺秋?卻迥堅贊、至尊宗喀巴大師、大師的弟子多敦?珠巴伯等四位。”
二十,普遍傳稱的離世務修得成就者一人,即葛楚熱巴,或稱葛楚法王?扎巴迥勒。當宗喀巴大師住在甘丹寺寢室中時。有一天,大師對近侍徒眾說:“今日將有一殊勝賢士到來,去巡視一下吧!”問:“是什么樣的?”大師說:“葛昌巴大師的化身將到這里。”近侍徒眾整日巡視,大師問:“有何所見?”答:“直至太陽在山頂升起時,沒有任何人來。”待到東山許多山峰上,陽光金燦燦地照著時,有一善知識,作離世務修行者模樣,穿著雙層抖動的披單和禪裙,因苦行而使身肉膚色也變成黃焦焦的。他沒有猶豫,無阻礙地一直來到大師的寢室門前,近待徒眾心中明白,立即告知大師。大師說:“可能就是這人。請他稍坐一下。”并命拿香束來。大師也穿著單披單,急速來到外面,燃香迎接。請他到屋內,登上高座,極表崇敬。這位離世務者在大師座前,啟問了許多教法,最后也就走了。后來一查訪,才判定葛楚熱巴就是他。在這以前他擁有極大的證達和事業。在這以后,仍然是有極廣的通達和無邊的事業。他在雅隆協乍等處,以修持“厥法”(‘厥’意為能斷煩惱生死之義)為主,并且也聚集許多弟子。他著有《厥法指導廣釋》,刻版印行,題為“引道廣釋”。在上中下三區,廣為流傳。有許多酋長和大官都以他為上師和應供之處。傳說他建立修“厥法”的法會時,覺浦普巴也數百次前來參加。這些故事,系由貢嘎大成就者袞嘎扎喜,或稱熱欽袞嘎扎喜,去到“勒仁”與奇麥巴的兄長法王措杰多杰互相聞法時,他向奇麥巴詳細告述的。也有一些系由他者所說,這種情況,清楚地記載于《宗喀巴傳黃金塔》中。以上分組而說的諸史事,略說完畢。此外,還有《宗喀巴傳黃金塔》中所說:“還有止貢的卻閣哇?扎喜仁欽,及帕竹的卻閣哇?絳央喀且,或稱絳央索南伯。”由于這兩人也是宗喀巴大師的大弟子,以此稱兩位是“卻閣哇”(意為入法門人),而且也計算在大弟子的數中。止貢卻閣哇是勸請大師著《事師五十頌注釋》的人。并且聽說絳央喀且著有《聲明集分論》及《宗喀巴贊頌》等大小贊頌一百八十頌供獻于大師,并著有一部《宗喀巴廣傳》。
《宗喀巴傳黃金塔》說:“持金剛協饒堅贊及上座協饒扎喜二人也是宗喀巴大師的弟子,還有格敦班欽?法王釋迦西、隆務法王?羅桑扎巴、德哇溫波等人也都是宗喀巴大師的弟子。又以顯教分別來說,還有通達般若、因明、中觀三者的弟子格西成千上萬。還有密彌?四難論師及扎貢?四難論師等許多有名的四難論師。以及賈曹十難論師(通達十種難論的)達瑪仁欽、十難論師宣努卻嘉、十難論師根敦珠、魯那哇?十難論師勒巴等許多有名的十難論師。還有貢巴貢汝及貢巴扎仁等許多大修士孤沙利(虔修者)。此外,還有嘎、覺、蘇三寺的堪布及桑、德、貢三院的堪布,他們的各個扎倉的耆老阿阇黎等許多善知識、持律師、大上座等也都是大師的弟子。還有法王仁波且持金剛?卻敦饒覺也是由大師傳授許多灌頂、經教的弟子。因此,葉汝的北方及阿里等處,日窩格魯派的教法得以宏大起來。還有勒仁素爾欽?烏瑪巴?桑杰伯也是從宗喀巴大師座前,聽受了許多教法,特別是聽受《中觀正見導釋》等,因此,稱為‘烏瑪巴’(中觀師)。又有成為宗喀巴大師弟子的洛扎?珠欽(大成就者)也確實聽受過大師的許多教法。因此,洛扎珠欽大約也是大師的弟子。又有我的祖輩德勒貢波珠與宗喀巴大師相見后,勒仁苯真多敦仁波且?麥朗扎喜及十難論師絳央桑波等也都成為大師的弟子了。還有大師的上師至尊仁達哇及多敦?巴俄多杰二師座前,大師也陳獻過許多教法。又有覺敦?索南倫珠,大師專授以導釋后,他對其眾弟子,講說多次導釋。又大師對貢汝嘉桑善巧者傳授過中觀正見導釋。因此格魯派內部出現略有不同的正見導釋。還有法王俄欽巴也在大師座前,聽受過教法,扎巴卻桑等人,也都是大師的弟子。 
這些情況,未能盡述。總的說來,關于大小眾弟子次第前來的情況,尤其是有名的諸大弟子的情況,以及前藏的官員等許多大小酋長也都成為大師的弟子,及其擁有教政大權的情況等,是有許多稀有故事的。但是我病者奇麥巴由于長久病痛,不能盡述。只好心胸量寬地放下而不作繁文贅述。對于諸大弟子,可能有重復敘述之嫌,驟看似乎是有的。但是由于時間和段落中,須各別引敘,因此是無過失的。還有引據的數目也有各別不同,這也是出自昔日書本中所載的。至于一切有用之書本,以及密集、勝樂、能怖三尊等的灌頂、經教傳承也有多種,每一大成就者也住持有許多地方。這正如宏揚教法也有各別發展的情況那樣,不應生起惡劣的不正知。”又說:“如是善巧成就大德宗喀巴大師的:
教法王宮中,出有賈曹杰,許多大弟子,美飾如寶頂。
  有緣徒眾中,多敦有八人,猶如于諸方,建幢幡供云。
無諍三事業,布置如王權,總之諸樹欽,(大德)許多任職徒。
覓得獨超美,布滿王宮中,如是教王宮,一切大弟子。
本尊化人像,亦由佛化現,任何亦稀有,如聚諸大成。
王宮成奇妙,教日之王宮,智者觀察時,善妙復善妙。
具信若觀見,美麗復溫暖,如是真如是,愚者與無信,
邪見與偏私,觀亦無所見,美善全無有,如是無緣者。
毀戒諸人觀,邪知之病眼,障眼不得見,膽病眼觀螺。(視為黃色)
自過離邪知,我是久病者,有過定失策,弱小受害傷。
猶幸沾慧眼,由有智凈見,得見圣王宮,妙史感明鑒。
以故書妙語,有緣皆喜歡,愿能登信岸,邪知除惡心,(諸邪知人能除惡心)
愿現無私見。
又說:“后期漢土中有噶舉、薩迦、格魯和本波等派的許多格西和住持教派者,彼此不和發生爭論時,其他宗派人多勢眾,而且合而為一。日窩格魯派這方面,無一有名有勢的喇嘛。因此,他們(他派)的一切尊卑人等都在國王面前,挑撥煽動說:格魯派的見行二者都是惡劣的。因此將格魯派的格西大喇嘛,關在一間屋內,縱火焚燒。但是房屋毀后,喇嘛或稱法王的身體,仍安然無恙,為眾目所共睹。國王也心有所信依,對喇嘛法王取名叫‘麥吐瑪’(能避火師),并命令以后的教規,也依照‘麥吐瑪’的教規制定。也就對其他教規和人員不加重視,而對于‘麥吐瑪’方面重視起來。因此,格魯派的教法也獲得大宏起來。這些情況,是一本教麥貢寺的喇嘛去到漢地聽得的消息,他向我的弟子比丘扎喜伯桑告述的。比丘是隆朗人,唯以薩迦和俄巴派的宗派為主。他是法王廓讓江巴等人的及門弟子。但是我對此情況,發生驚奇!在土虎年(戊寅)和我有聯系的許多僧眾,前往北方時,我也未曾探問,他們仍然說出這些情況。”又說:“如是法王宗喀巴大師所出諸大弟子的史事,略作敘述,此中許多細節等,也是由我病者奇麥饒杰在重病八年后的金虎年(庚寅)春季,內心感覺晝夜難度中,而書出如是的情節,約略在我幼年時,我父與祖所信的教派,是以寧瑪派及達波噶舉派內部的‘堆珠’為主要的信仰。而且對覺囊、夏魯、薩迦、格魯等其他宗派。也一視同仁的信仰。由于回憶我的兄長措杰多杰等一些前輩,由許多親愛疏憎的錯誤見解,作過極大的偏私行為,但又憶念到我的許多先輩對日窩格魯派,是有純潔虔誠的心愿,而且早期即有聯系。因此,我著此宗喀巴傳,題名‘黃金塔’。于虎年三月十七日,在勒仁佛殿樓上‘堯謝瑪謨’室中撰此傳記。執筆者系我自己和勒準?袞卻扎喜,還有我的其他具量弟子也勤奮出力而寫成的。正是:
上師加持力,凈見生加持,業果是真象,總之是奇麥,(作者名)奇異之明智,尚有亦限此,作已愿吉祥。”又奇麥巴所著《宗喀巴傳黃金塔補遺黃金苗》中,還有如下一段話:“除奇麥巴所著《黃金塔》中所說宗喀巴羅桑扎巴所出的大弟子史事外,是否還有其他著名的大弟子?當然無論如何是有的。即以至尊欽饒旺秋,或稱瑪康?扎巴桑波來說,是一位善巧成就大德。他喜愛薩迦派的教法,也是杰絨哇及法王俄哇等人的弟子。他在宗喀巴大師座前,聽受過般若、因明、中觀三法,及毗奈耶等許多部大小函卷的講解,以及一切甚深教義。因此,他是以宗喀巴大師為最大恩德的上師。在后期中,法王瑪康巴?扎巴桑波在葉汝的北區所轄的地界中駐錫扶持佛教事業。修建了大扎倉及麥隆寺等,由此出現住持名為曲絳派的著名大寺。這位法王所著的許多著述和法流中,也引據有許多宗喀巴的言教。因此,有一些具智者說:法王瑪康巴之宗,對于薩迦與格魯兩派視為無有差別,所以極為深刻。尤其是北區許多善知識派遣許多人到曲絳去求學,也是由于普遍地知道有此深刻宗義的緣故。但是有一些偏私者說:曲絳派之宗,是豆麥混合物,薩、格混合是有過失的。這種說法,純是不正的見解。
還有嘛呢哇?勒巴堅贊:宗喀巴大師也對他傳授了許多教法,因此他也是大師的大弟子。他與哲蚌寺等格魯派的諸寺廟,都有極大的法緣。而且在創立‘嘛呢烏謨伽’法會時,也對大師有廣大的贊頌。他對哲蚌寺絳央法王,也極禮敬。因此在定期大法會中,他也來聽受許多教法。盛稱他在大僧會中,多次供養乳酥和碗具等。
還有桑浦素爾欽扎窮?云丹嘉措,或稱法王云丹嘉措,也是宗喀巴大師的大弟子。此師對法王俠惹?饒江巴曾講說過約百部教典。
還有俠達波班智達?扎喜朗嘉也是宗喀巴大師的大弟子,并且曾見過他的許多灌頂、經教傳承情況,在這里不作詳述。    還有著名的棟哲熱欽也是大師的弟子,大師傳授給他許多教法。熱欽對大師極有信仰。因此他作的‘穆則瑪’(宗喀巴心贊)護身符,能避諸兵器。棟哲熱欽的諸弟子,也對格魯派極具信仰。
還有如上文所說的緣起,去到曲絳的善知識,后來住持曲絳寺的法王袞欽朗喀索朗,或稱法王索朗欽莫,以及法王朗耶哇和索耶哇等人,也都持薩、格兩派無有差別之宗,而且對宗喀巴大師具有最大的信仰。
又有法王洛追仁欽,在大善巧成就的班禪根敦珠的座前,也聽受過教法。
還有達波?扎喜朗嘉的侄傳法王噶瑪巴,也對宗喀巴大師極端崇敬。是我(奇麥巴)來到拉薩時,和他見面時聽得的。
又有我(奇麥巴)的弟子,現在是北道長官父子的上師,及昂仁寺大堪布法王仁波且?桑杰嘉措,也去到曲絳寺中,對于欽饒旺秋師徒的諸論著,作清凈的聞思。因此,他對薩格兩派一視同仁。尤其是對日窩格魯派具有純潔的信仰。”38o中國藏族網通

編輯:仁增才郎